人物

全马225!他是中国跑得最快的快递小哥

许多人都抱怨:不是自己懒,是因为忙于工作、羁于家庭、困于生活,难有时间跑步。
有句话说:时间最不偏私,给任何人都是24小时;时间也最偏私,给任何人都不是24小时。意思就是,只有善加利用,才能从相同时间里获得比别人更多的东西。
如果时间是一张密密的网,那么今天我们要介绍的这位跑者,一定是从这张网的缝隙里“偷走”了大把时间。
他工作训练两不误,只用了三年时间,全马PB225,成为同事和跑友眼中的大神,被誉为“中国跑得最快的快递小哥”。
他就是栾玉帅(网名“阿蓝”)。
 
说起快递小哥,人们印象中就一个字:赶。他们追着时间跑,又被时间赶着走。他们对时间又爱又恨。
当一名快递小哥爱上跑马,会发生什么样的“化学反应”?栾玉帅的回答是:真想好好拥抱它(时间)。
从双11期间连轴转到15号才算告一段落,调整与恢复不足半月,然而在11月29日南京马拉松上,栾玉帅仍以2:25:55完赛,提升PB 2分26秒。
当晚他赶回北京。次日早上在晨曦中,他仍然是一名继续与时间赛跑的快递员。
然而,一切也在悄然改变,阿蓝已经站在自己所热爱的世界里,闪闪发光。
 

 

 

 
初尝首马滋味,幸遇启蒙老师
阿蓝,是个地道的东北小伙,加入京东物流5年,他总共递送了约17.4万件货物,走过了124145公里,足以绕地球3.1圈。
他从2017年8月底开始跑步,迄今已经跑了11546公里,平均每天跑10公里左右;成绩则已从首马4小时23分,提高到2小时25分,从跑步“小白”成长为人们口中的“大神”。
而今,他被誉为京东物流的“闪电侠”,加上阳光帅气的外形,让他屡屡出现在公司的宣传视频中。
 

 

 

 
公司颁发的“闪电侠”证书
对栾玉帅来说,“跑起来”既是工作所需,也是机缘巧合。
2017年京东物流赞助北京马拉松,分到一些参赛名额。让谁去参赛呢?作为一线快递员,身高175cm、体重117斤左右的阿蓝当时是整个片区送货最快的。
懵里懵懂地,栾玉帅就被“指定”参赛了。9月17日的北马,8月25日阿蓝发朋友圈说“北京马拉松还有20天了,开始拉练”。他只知道马拉松是项极限运动,但也只能“临时抱佛脚”了。
相比许多退赛或艰难走完的同事,首马能跑出4个多小时的成绩,阿蓝已被视为“英雄”。
 
2017年北马
跑完北马让他“特别有成就感”,原来“这种极限运动专业人员干的事儿,我们普通人也可以完成”。
北马之后,他从“马拉松运动员”又回到“快递小哥”的角色,继续上班挣钱,毕竟对他来说,这才是他糊口的生计,老跑步感觉“不务正业”。
 
栾玉帅在工作中
这时他的马拉松启蒙老师张晓,不断来鼓励他继续跑步。
张晓家就在阿蓝负责的区域,阿蓝常去送货,与张晓的爱人比较熟识,遇到货到付款家里没人时,会帮他家垫付。
当初他发“北马拉练”朋友圈时,张晓的爱人评论:你会跑北马么?一句话开启了阿蓝与张晓的师徒缘。
 
57岁的张晓大哥跑马5年,尝尽其中苦甜,在加入元大都马拉松冠军俱乐部仅半年后,全马成绩终于跃入3小时以内,对跑步颇有心得。
在阿蓝跑完首马之后,张晓说,“我感觉老天给这个年轻人打开了一扇窗户,让他了解到自己以前不知道的另一种生活。坚持跑步,不仅能强身健体,更重要的是会让人的精神与心理层面得到升华。”
 
参加2017年北马,与张晓(中)合影
老师的鼓励,给了阿蓝动力。那之后,跑步便代替了“玩手机”,成为他下班后的爱好。
晚上八九点钟回到住处,他就换衣服去跑步,到了冬天,跑完后冻得特别冷,家中提前买好的盒饭包在衣服里,仅剩余温。同事们都挺不理解的。
 
从秦马惨败,到用脑跑步
为了北马,阿蓝第一次花300多块买了双薄底竞速鞋,此后也一直穿着来训练;加之不注意跑后拉伸,髂胫束综合征找上门来。
这让他经历了一场至今都定义为“最受挫折的比赛”——2018年5月秦皇岛马拉松。忍痛跑了10公里后,剩下30多公里是拖着腿走完的,花了5小时56分。
那时阿蓝满脑子都是“马拉松精神”,“要坚持完赛,坚持到底永不放弃”。“现在想来,可是有点傻了”,完赛后连走路都费劲,伤更严重。
秦马的惨痛经历,激发了这个从小不爱争强好胜的跑者内心潜藏的斗志。伴随着2018年北马2:53:05、石家庄马拉松2:48和2019郑开马拉松2:40成绩节节攀升,阿蓝第二次来到秦马起点。“我必须去,这是复仇之战。”他说。
最终,他以2小时36分49秒完赛。
 

 

 

 
张晓对阿蓝秦马的失利,乐观看待。他认为,一个人在逆境中得到的启迪和磨炼,是顺风顺水的时候不能比的。他提倡把挫折和失败视为“积分”,也是自己最大的财富。
“一次失败固然带来内心的煎熬,但也是一个打磨心性的过程,这个过程中,你会去思考顺利时根本不会注意到的问题。”
阿蓝自己也觉得,跑马拉松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他的性格,改变了他思考问题的方式,进而影响了他的行事风格。
与当年鲁莽的跑步小白相去甚远,跑完10场马拉松的阿蓝如今是一匹稳健的“老马”,他对自己比赛成绩的预估,相差只在一两分钟上下。
 
2020年南马途中
他说,要想取得好成绩,前面稳一点,太重要了。许多人担心,前半程跑慢了,后面追不回来,其实很可能前面快了,后面会损失更多。因此要评估自己的水平,制定合理的比赛计划。
这次南京马拉松给了他新的启发。他尝试前半程比一个月前的太原马拉松前半程慢一点,结果发现后半程反而越跑越快。他的经验也得以刷新:一场完美的马拉松不应该是“死撑着”跑完,而要“后面完全能跑起来”。
 
如今,阿蓝心中最初对“马拉松精神”的理解已经发生了质变。它不单纯只是一味坚持到底永不放弃,还需要动脑,对一个确定下来的目标,制定完善的计划,从训练到比赛,每一个环节去践行。
“张晓老师总是教我,要学会用脑跑。”
 
2020太马冲刺
阿蓝历次比赛成绩:
2017北京马拉松4:23:43
2018秦皇岛马拉松5:56
2018北京马拉松2:53:05
2018石家庄正定马拉松2:48
2019郑开马拉松2:40
2019秦皇岛马拉松2:36:49
2019衡水湖马拉松2:32:46
2019北京马拉松2:31:44
2019宝山国际越野赛50公里,冠军
2019五女山42公里山地马拉松,冠军
2019凤凰岭越野赛29公里,冠军
2020太原马拉松2:28:21
2020南京马拉松2:25:55
 
越野赛阿蓝也尝试过,但比较耗时耗钱耗体力,频繁参赛会影响工作,他的兴趣仍然是马拉松。
 
腿绑沙袋送货,没有条件就创造条件去跑
阿蓝的家乡,在吉林省集安市的山区。上学时家离学校5公里地儿,每天都是边走边跑着上下学。弯弯曲曲的山路,坑坑洼洼的土坑,“一天造得跟泥娃似的,倒是很少生病”。
这种类似肯尼亚长跑运动员的艰苦生活,反而打下了阿蓝坚实的跑步底子,更造就他坚韧的性格。
 
家乡的山路
张晓还细心地发现,相比其他人,阿蓝的身体素质好,弹跳能力强,如此难得的先天条件,不跑步就太可惜了。
因为工作的关系,阿蓝的训练时间极为有限,一忙起来就没时间跑步。跑量不大,恢复不够,营养不足,一直是他的“短板”。
尤其是每年双11和618两个时间段,不但连续几天不能跑,还要熬夜卸车、验货、分货,一晚上也睡不了几个小时。这样熬上两天,身体感觉特别虚。
很多跑步大神都一天两练,阿蓝试过几次,但跑后感觉太累了,又影响上班,完全打不起精神,睡眠严重缺乏,只好放弃。
 
怎么把时间最大化地利用好,阿蓝必须从工作出发,找出办法。
张晓对他说,要把工作中的每一分钟、走的每一步都当作训练的一部分。送快递时能不坐电梯尽量不坐,没有拿重物时尽量爬楼梯。爬楼梯时走的每一步,都是训练。
张晓又给他出了个主意:双腿绑上沙袋送货。早上上班时,他就把沙袋绑腿上,卸货、送货、爬楼,都绑着,下班才摘掉。
这样练一段时间,阿蓝爬楼越来越快,也是一种力量训练。他还参加过两次垂直马拉松,轻松取得好成绩。
 
爬楼送货
从未去过健身房,工作之余去一个地方,阿蓝就骑共享单车作为“交叉训练”;有时拿一对小哑铃练习原地摆臂。
疫情期间,他找到一处护城河边的小山坡,长约三四百米,他就在那儿来回跑,磨有氧。到了天冷时,土坡上有积雪,雪化之后特别滑,他还摔过一次。
因为热爱,可迎万难。
就是用这些看似“笨拙”的方法,坚持训练,让阿蓝持续品尝到成就感。张晓认为,阿蓝的可贵之处是懂得努力,懂得思考,不断发现问题,并创造性地解决问题,没有浪费自己的天赋。
在张晓的介绍下,2019年阿蓝加入了元大都马拉松冠军俱乐部,系统地接受训练。他所在的A组,都是全马230左右的精英选手。
与其他组别一样,A组主攻周三和周日两节合练大课。但由于工作原因,周三的强度课他常常缺席,周日早上的长距离,出勤率稍高,是难得的可以和大伙一块儿奔跑的欢乐时光。
 
与元大都A组兄弟们欢乐奔跑
大课之外,教练朱兴有建议大家耐心有氧跑,一般是单次跑十四五公里。这样月跑量能有400多公里,但相比其他同组队员,他的跑量还是偏低。
 

 

 

 
除了2018年髂胫束综合征那次伤病,通过滚泡沫轴自愈,去年他还遭受过一次髋部疼痛。恢复与康复,他只能靠自己,俱乐部的合作伙伴提供一些拉伸按摩机会,他完全没有时间去。
其实这些都不算什么。最让他苦恼的是,跑者最为关键的睡眠这一环,似乎是他无解的痛点。“肯尼亚长跑运动员一天12小时用来睡觉,我可能只有他们一半时间——睡眠总是不足。”
此前有人说,马拉松是中产阶级的广场舞。言下之意,马拉松是有钱有闲人群的休闲方式。但对于远非“中产”的阿蓝来说,他最艳羡的,就是别人的“有闲”。
 
阿蓝口中时常提到一位“晖姐”。她叫王晖,是元大都的一位早期会员。王晖说,“什么朝九晚五,什么996,对他来说是7*24*365并随时待命加班。”
王晖不记得自己用了几个月才说服阿蓝加入元大都俱乐部,希望他在教练的指导下接受专业训练。但阿蓝总担心因为工作特殊,无法保证训练而辜负教练的期望。
教练朱兴有对小编说,阿蓝的饮食与恢复两项如果得以解决,然后按系统训练计划走的话,破220问题不大。
也许,恰恰是这样艰苦的条件,反而把阿蓝的训练效果推到极致,激发了他的潜力。张晓告诫他,训练重于比赛,等到大赛前,好好睡两觉,比赛时就能有超水平的发挥。
 
参加元大都周末奥森合练
 
时间还是那个时间,只是人,长大了。
今年阿蓝申请转岗,成为营业部的站长助理,属于运营管理岗,每天早上可以晚一点到岗,这已经是他目前能为跑步腾出的最大空间了。而且一直感觉亏欠父母的他,希望在工作上有所建树,让父母在有生之年享享福。
去年春节守在北京,直到疫情缓解后,阿蓝才趁国庆节回了一次老家。父亲疼惜他工作辛苦不让他掰苞米,叫他好好休息,“我爸说不让我掰,我咋能就不掰呢?”
 

 

 

 
掰了两天的苞米
干完活儿,下午他溜出门,走过小时候每天跑过的山路,然而他只觉得“挺伤感的,没有那时候的快乐了”。
小时候,时间像一张无边而平滑的丝绸,可以任人嬉戏、翻滚与享乐,无遮无碍;长大后,时间变得充满了褶皱,走得跌跌撞撞的人们,要么兀自奔忙,不辨西东,要么从褶皱里挤出属于自己的空间,给生活多一点色彩。
其实,时间还是那个时间,只是人,长大了。
每当35公里后累得迈不开腿的时候,他会对自己说:我付出这么多的辛苦,流了那么多汗,耗费这么多钱,到这么远的地方跑一场比赛,不能就这么回去!三九天那么冷,三伏天那么热,天不亮就起床,下班晚跑完都夜里11点了,我都没有放弃,我为了什么?不就是遇见那个最好的自己吗?
南马的PB让阿蓝信心大振,但也已是过去。眼下,他忙完双12后,就踏踏实实迎接冬训,等到春暖花开,一个完整的训练周期结束时,他将迎来一次新的挑战。
 
2020南马
时间在流淌,脚步在飞奔。争分夺秒的快递员工作,时间既是朋友,也是敌人;对跑者来说,时间同样亦敌亦友。
与时间“交手”的这些年,阿蓝也获得了许多。他见过了最黑暗的夜晚,也迎接了无数灿烂的日出。时间教他更懂得体恤父母,教他珍惜与每一位陌生人的缘份,教他去理解去相信去思索去践行去成长。
对于时间,阿蓝内心百感交集,心中满怀善意与向往。不管是工作还是跑步,他都要和时间好好相处,细心规划自己的每日安排,才能既有高质量的工作状态,又能保证每次的训练效果,“真想好好拥抱他(时间)”。
 
挥汗如雨的训练
 
采访后记
这篇采访很长,感谢你读到最后。
对阿蓝的采访,是我近些年里所作的跑者专访中周期相对最长的一次。由于他的工作性质,决定了我只能晚上采访他,且都在9点之后。
我还不能采访他到太晚,他每天的睡眠太少,一到10点我就对他说“今天就聊到这里,明天继续”。所以对他的采访持续了4天,中间还因事中断了一天。
阿蓝极其谦逊,每次结束时都会对我表示感谢。实际上,我更为占据他本该用来休息或训练的时间感到歉意。
我们很多人都如阿蓝一般,都是与时间赛跑的人,忙于工作和生活,但因为对跑步的热爱,排除万难,自律而执着地坚持着。
在困难面前,平庸的人会去找借口,而优秀的人则会去找方法。
这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天赋异禀的人,只不过你的努力成就了你的天赋,你受过的苦、流过的汗,都会变成你应得的荣光。
看了阿蓝的跑步故事,你还在找理由说没时间去跑步吗?

标签: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
  • 原来,作家里有这么多跑步高手!

    前段时间,韩寒在网络上分享了自己的跑步记录,5公里17分钟31秒的成绩在业余选手中相当优秀,他是才华横溢的青年导演,是风驰电掣的赛车手,也是年少成名的作家,在20年前,他还是一名长跑体育生。当他重拾跑步,系统训练之后,依然可以超过20年前的自己。他 [详细]

  • 英国76岁老人完成800场马拉松赛,计划再跑100场!

    据英国《都市报》报道,英国一位76岁的老人安迪威尔莫特(Andy Wilmot),用时4小时53分钟完成了他的第800场马拉松,而前一天,他在5小时2分钟内完成了第799场比赛。据了解,再跑大约4000英里(6437千米),他的总里程就将达到24901英里(40074千米),相当 [详细]

  • 38岁韩寒跑5公里,平均配速3分43秒,网友:腹肌直追彭于晏

    8日下午,知名作家、导演、赛车手在微博晒了一条最新战绩。 韩寒在微博留言写到:今年第一次在体育场训练,感觉快到夏天了!但最惊人的是他的配图,第一张配图是新款的耐克跑鞋第二张配图中,韩寒完成5公里,用时18分36秒,平均配速达到了惊人的3分43秒。 这 [详细]

  • 西安最能跑的老人:跑步57年,能绕地球赤道3圈多!

    2501.75公里,这是陕西跑步达人王长胜2020年的成绩单,这个里程几乎相当于从西安到乌鲁木齐的驾车里程。更厉害的是,他57年跑步的里程加起来,能绕地球赤道3圈多。 王长胜今年72岁,痴迷长跑,喜欢通过参加马拉松赛检验自己的跑步成果。目前,他已参加了国内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