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疫情下的体制外大神 | 李子成:下半年肯定能突破

  “我变化不太大,一直在训练。现在有大把时间训练了。”在和笔者说起近况时,李子成笑称。

  赛多伤身

  这位中国最有名的体制外跑者,参加的最后一场比赛是今年厦马,可惜他因为脚伤没有跑完。

  他完成的最后一场比赛,则是元旦在黑龙江抚远(佳木斯辖下)举行的东极(黑瞎子岛)冰上马拉松。

  “也是被邀请去的。那个比赛挺有意思的:零下二三十度,风很大;风特别大时都呼吸不过来,挺有挑战性的。”

  那天李子成上身内穿抓绒衣,外面是连帽风衣;脸上戴着头套(“不挡风”)。脚上穿普通跑鞋,下面套冰爪。因为套反了,他还跑断一双冰爪,被迫中途更换。

  最终他“好像跑了76分还是78分”,收获半程第一。

  他完成的最后一个全马是12月15日深圳马拉松,跑崩了,两小时二十几分,没有奖金(深马不设中国籍选手奖)。

  之所以最后两场全马都没跑好,是因为自己此前连续作战,“把身体掏空了。本来下半年状态就不好”,李子成分析说。

  此前一个月,他连跑五六场比赛:

  11/03 杭州马拉松,2:16:51,国内第一,奖金2万元;

  11/10 金华婺城区半马,1:07:18,季军,4000元;

  11/17 诸暨西施马拉松,2:22:05,冠军,1万元;

  11/24 湖州长兴太湖图影马拉松,2:22:26,冠军,1万元(他拿奖金的最后一个全马,主办方“还给了点车马费”);

  ⋯⋯

  事实,去年上半年他战绩相当出色,三场大赛,三夺国内第一:

  厦门 2:15:04,奖金2.5万元,这是他的个人年度最好成绩,可惜没跑进2:15,否则可获5万全奖;

  无锡 2:15:08,奖金5万元(如进2:13可获10万);

  东营 2:16:39,奖金4000元(国际第十)。

  “厦门、无锡、东营都比得挺猛的,对我身体消耗挺大的。”

  如今回头看来,那三场比完以后,李子成本应进入调整期。但他却继续四处征战,总觉得这一场和那三场的差距不大,还想再加强加强、扩大优势。

  “其实这种想法是错误的,那时候已经疲劳了。这叫当局者迷。”他总结说。

  加上前两三年他密集参赛,且强度较大,身体积累疲劳,只是一直没太注意身体发出的警讯。

  “人在上升通道时,总是以为自己还可以,一直在紧螺丝,紧到最后身体就出问题。”他感慨道。

  高原训练,过犹不及

  去年下半年李子成状况欠佳,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高原训练时间把握得不太好:待的时间太久,下来以后整个人就迷氧。我的几个队员也是,比得都不好。”

  李子成每年都率领他的田径俱乐部上高原。以前在山东时他们不太去,因为山东气温还能接受。定居宁波以后,他觉得当地夏季太闷热,让人受不了。

  去年宁波高温来得早,他们5月20日就西行贵州,先在遵义练了两个月,随后又在毕节待了一个半月,前后三个半月。

  “时间太久了。正常的话,一般两个月就可以。”

  遵义海拔1000米左右——虽说是亚高原,但仍有一定难度。而他们去的毕节下属自治县海拔达到两千两百多米(相当于青海多巴)。

  李子成原先并不打算在高原待那么久,只因两个队员比完大学生运动会后受伤,练不了,想在高原上多待一段时间。为了照顾他们,他只得临时改变计划,延长了逗留时间。

  对于回宁波后的身体不适,他一直以为是醉氧。后来问一个医生,他说醉氧倒简单了,过几天就会好;你这个不仅仅是醉氧,而是迷氧。

  他解释说,迷氧属于醉氧的一种;“我是平原人,刚到高原不适应。居住时间长了适应以后,再回平原又不适应。大量的氧吸进来,身体不能进行转换。”

  李子成田径俱乐部目前有六七个队员,比去年5月前的三四个多了一半。

  他们都是他的山东老乡,且都是大学生或高中生。后者又分两类:

  一类体校生,以前是打青少年省比赛的。年龄超了以后,不能继续再替学校比赛。他们听说李子成田径俱乐部之后,就想跟着出来比赛、挣钱。

  另一类是高中生,希望通过提高运动水平,作为体育特长生考大学。

  这些队员均实力不俗。“女的赵娜马拉松2小时40分,还有几个2小时50分左右的;男的林鑫半马66分,68到70分的也有两三个,最慢也有71分。”

  “去年9月来的一个男孩,刚来时半马76分。大概也就练了半年多,现在我估计跑跑68分问题不大。前两天跑30公里训练,他用3分半的平均配速跑下来。”

  疫情高峰期,李子成人在老家山东,训练并未受影响,原因是“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我们早上出来得比较早,5点半就出来。冬天山东要7点天才亮,这时我们基本上已经回家了。我们回小区时,门口的保安还在睡觉。”

  清晨他们可以放心大胆地跑,因为几乎碰不到人;下午他们从小区直接开车到山上,山上人更少,很安全。

  不能跑体育场也有坏处:他们的训练全部在公路上,对肌肉考验较大,恢复可能会慢一些。好在3月10日他们回到宁波后,当地体育中心已经开放。

  冬季他们的周跑量达到200公里,现在降到160公里左右——天热消耗大,恢复慢。

  由于今春宁波雨水多,天气不太热,他决定晚一点再上高原。

  经济和成绩,双双无压力

  对李子成来说,报好名的比赛因疫情被取消或推迟的情况并不存在。

  原因是他不报比赛——参赛几乎都是应邀出场。

  由于主办方邀请的时间通常比较晚,开放大众报名时,“我们压根不去考虑。想去参加的话,提前一个月或多少天联系一下,基本上都能去跑,问题不大。可以说不缺比赛吧”。

  元旦后再无奖金收入的他表示:“经济上我没有太大压力。因为从大满贯结束以后,对于奖金这块,我觉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在“中国马拉松大满贯”2017至2018赛季四站五场比赛中,李子成一人独得2017北马、广马和2018汉马、北马四站国内第一,当选竞技组赛季最佳男运动员。

  2019年3月30日,颁奖典礼在重庆举行,他与同组最佳女运动员李丹各获50万元重奖。

  除奖金收入和积攒的存款之外,李子成在他待过的城市枣庄、济南、宁波、遵义等地还拥有几套住房,每月租金有一万多块,“够家庭开销(笑),因为跑了好多年了嘛”。

  至于其他同行的境况,他分析道:“对于我们这些职业运动员来讲,我觉得也还好,压力不是很大。

  “我们没有什么太大花销。因为一般的运动员都有赞助商,服装、鞋子都不需要买,营养品一般只要你成绩好,没有赞助商也会有厂商定期提供,大部分人都有。

  “剩下的正常生活开支,如果你住家里的话,吃饭一个月一两千块钱总够了吧?”

  即使在疫情过去、比赛全面放开之后,以前比较注重参赛数量的他,也会改而更注重每场比赛的质量。

  事实上,他每年的参赛数量已经从几年前的最多四五十场,逐渐减少到去年的二十来场(其中全马肯定超过10场),今后几年可能还会继续缩减。

  “我出来比赛比较早。毕竟运动生涯已经没几年了,大概再跑三五年也就差不多了。”

  目前宁波已经开始出现一些小规模、数百人的比赛,但李子成没去参加,因为觉得意义不大;“以前参赛太多,没时间训练,静下来也挺好的。”

  对于另两位体制外高手管油胜、贾俄仁加去年突破2:15大关一事,李子成表示自己并不担心:

  “年轻人进步对我们来说也是一种促进。2:14也还好吧。毕竟他们的成绩是在柏林跑的,那个赛道比较好跑,因为水平相近的人比较多,大家可以互相带。”

  他自己并无计划也去跑柏马:“现在我对于这种特别快的成绩,没有很急迫的心情。”

  尽管如此,2010年曾在上马创造PB 2:11:49并夺得亚军的他,对马拉松解封后自己的表现显得信心十足,因为他还从未如此长时间地闭关修炼过。

  “3月份回宁波连续练了六个礼拜。现在休息时间长了,感觉身体好很多,练得也比较扎实,应该算我运动生涯中练得比较好的阶段。

  “这几年一直在忙比赛,没有大的突破,始终是2:15左右。下半年如果比赛放开的话,肯定能突破,只是突破多少的问题。”他笑道。

  (洪立)

 

标签: 马拉松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
  • 原来,作家里有这么多跑步高手!

    前段时间,韩寒在网络上分享了自己的跑步记录,5公里17分钟31秒的成绩在业余选手中相当优秀,他是才华横溢的青年导演,是风驰电掣的赛车手,也是年少成名的作家,在20年前,他还是一名长跑体育生。当他重拾跑步,系统训练之后,依然可以超过20年前的自己。他 [详细]

  • 莫法拉、哈桑打破男女1小时跑世界纪录!

    今天凌晨,世界田联钻石联赛布鲁塞尔站在博社安国王体育场上演,特别设置的1小时跑项目世界纪录被双双告破! 英国长跑名将莫法拉1小时跑了21330米,平均配速2分49秒,打破了尘封13年之久,由埃塞俄比亚长跑皇帝格布雷希拉希耶在2007年创造的21285m。 荷兰女 [详细]

  • 全马225!他是中国跑得最快的快递小哥

    许多人都抱怨:不是自己懒,是因为忙于工作、羁于家庭、困于生活,难有时间跑步。 有句话说:时间最不偏私,给任何人都是24小时;时间也最偏私,给任何人都不是24小时。意思就是,只有善加利用,才能从相同时间里获得比别人更多的东西。 如果时间是一张密密 [详细]

  • 爱跑步的政协委员:两会期间1小时10分晨跑15公里!

    据中新网报道,5月25日,正在北京参加两会的全国政协委员、西湖大学校长施一公从跑步开始新的一天。 清晨6点出门,在北京朝阳的一处场地内,他耗时1小时10分钟跑了15公里,平均每公里配速4分32秒。在北京友谊宾馆驻地期间,他也保持着隔日一跑的习惯。 1985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