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 默认 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你该知道的跑步历史:奥运马拉松VS早期兴奋剂

2016-07-05 15:21 出处:新浪跑步 人气: 评论


    如今,兴奋剂问题已闹得体育界沸沸扬扬,尤其还是在奥运会即将举行的当口。其实兴奋剂的使用并不是一天两天的问题了,早在现代奥运会诞生之初就已有先河。
    1904年8月30日早晨,密苏里州的圣路易斯天气炎热而潮湿。这是美国首次举办奥运会,而在密西西比河边小城举办的马拉松比赛则上演着一幕幕混乱的场景。
    在那个年代,马拉松比赛的距离还不是现在的42.195km(26.2英里)。在24.85英里(约39.99km)全程比赛的第14英里(约22.53km)处,英国出生却代表美国参赛的查尔斯·希克斯已痛苦不堪——当时的报纸把那条赛道的情况描述为“天气闷热、尘土漫天”。在像沼泽一般的条件下,希克斯和另外31名跑者避开了一段未铺设柏油且乱石丛生的路。在粉尘池里积蓄的灰尘深得没过了跑者的鞋。在赛道12英里(约19.31km)处的一口井成了赛中唯一的水站。农场的狗增加了跑者的痛苦,一群狂吠的狗把1名南非的黑人跑者追出了赛道。同时,穿着剪短了的裤子和普通鞋的唯一的古巴跑者,邮差费立克斯·卡瓦加在路过一处果园时将树上的果子吃了个够。
    情况就是这么混乱不堪。不过,即便这样,那段历史还是被认真地记录了下来。这要感谢名叫查尔斯·卢卡斯的医生,同时也是奥运编年史的记录者。他搭乘官方车辆跟随着身高5英尺6英寸(约167.64cm)、133磅(约60.33kg)的希克斯。虽然有2辆车翻在了路边,但剩下的18辆车卷起的尘土让跑者的肺饱受痛苦。来自加州的威廉·加西亚就因灰尘引起胃出血而倒在了距体育场几英里远的地方。“有3名跑者比希克斯更出色,并应该击败他,但他们在路上没受到适当的照顾。”卢卡斯医生这样写道。
    “适当的照顾”意味着药物。在离终点还有10英里(约16.1km)时,希克斯遭遇撞墙期,他想喝水。他的教练、足球教练休·麦克格拉斯与卢卡斯医生在同一辆车上。他们根据经验,拒绝了希克斯的要求。相反,他们用海绵将蒸馏水拍打在他嘴上。在3英里(约4.83km)后,希克斯和其他人一样抽筋并出现热衰竭的症状。卢卡斯医生不得不使用更精密的药物。照他回忆,希克斯“被迫口服了1/60粒的硫酸士的宁和一只鸡蛋清。”
    尽管现在我们知道士的宁是个“大杀手”,但在20世纪之交,它是常用于体育界中的兴奋剂。在英国小说家威尔斯于1897年发表的《隐形人》中,它被描述为一种大补药。
    事实上,士的宁影响中枢神经系统,服用小剂量会促进疲劳状态下的神经元放电,从而达到兴奋的效果。但吞下100mg士的宁,肌肉就会不由自主地抽搐,在躁动不安中停止呼吸。当然,卢卡斯医生还有白兰地可以充当兴奋剂,他只希望效果“尽可能长”。
    在20英里(约32.2km)时,卢卡斯医生再次给濒于崩溃的希克斯服用了1/60粒士的宁、2个鸡蛋和一大口白兰地,另外用带水的海绵为他擦身。2英里后,希克斯开始出现幻觉,但他还是坚持着继续走。他想吃东西,但教练和医生只给了他白兰地。
    尽管弗雷德·劳兹领先希克斯15分钟率先抵达终点,但官方发现,他在比赛途中搭了便车,因此最终希克斯如愿得到了冠军。不过由于昏迷不醒,颁奖仪式不得不推迟举行。而卢卡斯医生则在赛后报告中称赞兴奋剂在比赛中的作用:“药物对路上的马拉松跑者有好处,那温暖的依赖比冷水喷雾有效得多。”   
分享给小伙伴们:

猜你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Copyright © 2004-2015 Powered by Cgxm.Net,马拉松专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声明:本站文章部分来源于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做出处理。
厦门国际马拉松赛组委会 授权 马拉松专题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4005717号-4
服务QQ:26214848 邮箱:cgxm@163.com

闽公网安备 350104023501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