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 默认 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从南极跑到北极 这个中国跑者要疯狂一把

2018-03-05 16:32 出处:马拉松专题网 人气: 评论

资料图。

资料图。

  1个人、300天、600个马拉松、24000公里……这就是耐力跑者白斌未来10个多月要完成的极限挑战——从南极跑到北极。

  3月2日,元宵佳节,白斌和他的团队正式从南极开始奔跑,他自己说,元宵节有团圆圆满的意味,他也希望南北极之旅圆满成功。

  提起白斌这位中国耐力跑的领军人物,除了那些说不完的冠军头衔之外,“疯狂”或许是最适合他的标签之一。

  2001年,他试图独自一人穿越墨脱返回拉萨;2010年,他与中国台湾跑者林义杰历时150天跑完10000公里的丝绸之路……

  白斌说,“跑步,就是我的生命。我要看看我的极限在哪里,人类的极限在哪里。”

白斌出征仪式。挑战“南北极跑”,源于7年前的想法

白斌出征仪式。挑战“南北极跑”,源于7年前的想法

  当白斌从北京出发前往南极时,不少人到机场给他们“壮行”。个头不到170公分、皮肤黝黑的白斌,在人群之中不算起眼,但是他一旦换上了跑步装备,似乎自然就成为所有人眼中的焦点。

  白斌曾经尝试过很多项目,从马拉松到铁人三项,再到户外综合挑战赛,直到他在2008年开始尝试耐力跑。“耐力,是我最擅长的,这么多年来,我一直练的就是耐力。”

  十几年来,白斌赢下了太多比赛——2006年到2008年,白斌几乎包揽了全国所有户外运动挑战赛的国内第一;2010年,他成为了北京TNF100的亚军、国内第一名;2016年,他又成为了“第二届八百流沙极限赛”的冠军……

  不过,在白斌看来,他在赛道上的所有经历都是为了这次从24000公里的挑战做的准备。毕竟,从南极跑到北极的距离和难度,都不是一般的极限耐力赛事可以与之相提并论的。

  据白斌自己介绍,此次跑南北极的起点是南极中国科考长城站,途经智利、阿根廷、秘鲁、厄瓜多尔、哥伦比亚、巴拿马、哥斯达黎加、尼加拉瓜、洪都拉斯、危地马拉、墨西哥、美国、加拿大等13个国家65个城市。

  在他自己的计划中,如果顺利,他将在今年11月30日到达终点北极。

  为什么会萌生穿越两极“跑完地球”的想法?

  这还要追溯到2011年那次穿越六国的“古丝绸之路”耐力跑。

  “跑完古丝绸之路,跑哪里呢?”在接受《贵州都市报》采访时,白斌回忆着7年前的那段挑战,他记得当时在途中有些乏味,他就一边跑一遍和自己对话。

  于是,“南北极”这个词就钻进了他的脑子里,“南北极不错,南极和北极都是地球的极限。这条路线很完美。”

白斌在西藏。几度经历生死磨难,“跑步救了他”

白斌在西藏。几度经历生死磨难,“跑步救了他”

  用了七年时间,白斌将想法变成了现实;而未来十个月,他要做的就是直面现实的残酷。

  极寒的气候、荒凉的无人带,身体的变化和精神的消磨,这些都将是白斌在未来300天需要面对的状况。

  不过,对于白斌来说,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将自己置身于各种的危险之中。跑步,带他经历了很多人一生都不曾经历的危难。

  2001年,白斌第一次体会了什么是生与死之间的“鬼门关”。彼时,他抱着训练的目的,穿着短裤背心,带着一套长衣长裤和一张银行卡,就从家乡贵州跑步去了西藏。

  当他从拉萨跑到墨脱之后,墨脱进入了最危险的雪季。在这种情况下,白斌当时还执意要翻山跑回拉萨。

  “我觉得我没问题,我本来身体底子就好,从贵阳跑到拉萨,还在拉萨训练了这么久。一般人哪能跟我比。”带着这样的一份执着,白斌一头扎进了雪山,结果一进山他就迷路了,在大雾之中,他寸步难行,最后只能倒在雪地里“听天由命”。

  幸好,一辆部队的吉普车经过,将他送到八一镇部队医院。到达医院时,他的脚趾被冻掉了一截,右脚都被冻黑了。“医生说要砍掉,如果真的砍掉,我也没法活了。”

  最后他坚持带着冻伤的腿回到家里,买了一台3000瓦的电炉,天天考冻伤的腿,进行复健。30天之后,白斌的腿居然奇迹般地消肿,之前冻坏的部分也长出了新皮肤。

  时至今日,白斌在说起这段经历,还是将“奇迹”归功于跑步。

  像这样的危险,白斌还经历了很多。

  2011年跑到土耳其时,他们在经过一个山谷的过程中突然听到了“砰砰”的枪声,最后无奈只能搭乘警车离开;而同一年在伊朗,白斌又在穿越“古丝绸之路”过程中遭遇了食物中毒,整个抢救的过程中,白斌一直昏迷。

  “如果不是事后人家放录像给我看,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真的又是因为跑步,在鬼门关走了一道。”

在奥森跑步的白斌。活到100岁,站在跑道上

在奥森跑步的白斌。活到100岁,站在跑道上

  每次经历过这些“生死劫”,白斌都心有余悸,但他从来没有打算因此放弃极限耐力挑战。

  “如果我能活到100岁,我希望那时候我还能够站在跑步的赛道上。”白斌经常说起这句话。

  “跑步哪有跑够的时候……我就是要看看我的极限在哪里,人类的极限是什么。”

  事实上,跑步为白斌带来的,除了荣誉和名气,还有一份使命感。

  出生在贵州思南的农村,白斌和大多数一起长大的孩子一样,成天在家乡的山间奔跑。他本没有将跑步看成是一项事业,但在北京成功申办了2008年第29届夏季奥运会之后,他和许多中国人一样,沉浸在这份荣誉感之中,并且产生了“我要参加奥运会”的念头。

  “奥运会有马拉松项目,我会跑,我可以参加马拉松。”

  带着这样的冲动,他放弃了卖电脑和修电脑的工作,开始训练。他曾经找到贵州省体工队,希望能加入田径队的长跑训练。当时体工队的教练看中了白斌的毅力,同意他免费跟着一群少年练习。

  作为当年田径队里“最老”的队员,白斌在爆发力上不及身边的年轻人,但是他的耐力却无人能出其右。因此,当其他队员都回去休息之后,白斌还经常一个人在训练场上奔跑……

  然而,在他开始参加马拉松比赛之后,他发现自己的水平和奥运相差了太远。他就转而投身了户外,最终遇到了耐力跑这个“真爱”。

  他也的确带着那份使命感奔跑。

  这次的“南北极”跑其实也是如此,白斌带着“中国第一人”的自豪从南极中国科考长城站迈开了步伐。

  从南极到北极,24000公里的路程,将留下白斌的足迹。

分享给小伙伴们:

猜你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Copyright © 2004-2015 Powered by Cgxm.Net,马拉松专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声明:本站文章部分来源于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做出处理。
厦门国际马拉松赛组委会 授权 马拉松专题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4005717号-4
服务QQ:26214848 邮箱:cgxm@163.com

闽公网安备 350104023501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