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 默认 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川内优辉:并不知道自己领先 只是全力在奔跑

2018-04-17 09:57 出处:马拉松专题网 人气: 评论

资料图。

资料图。

  北京时间4月17日凌晨,2018年第122届波士顿马拉松圆满落幕。出人意料的是,日本名将川内优辉和美国选手德西蕾-林登分别以2小时15分58秒和2小时39分54秒夺得男女冠军,他们俩也创造了好几项纪录。卫冕冠军杰弗里-基鲁伊获得男子组亚军。

  本次比赛,共有27048名跑者越过霍普金顿的起跑线。强劲的逆风、偶尔来袭的暴雨以及仅仅徘徊在零上几度的低温,加之极具挑战性的赛道,这些条件都给两位冠军的竞争对手们造成了损害,使得他们从中受益。

川内优辉:并不知道自己领先 只是全力在奔跑

  今天比赛的条件是自1970年那场比赛以来最糟糕的一次——那次也是雨雪交加并伴随着同样的寒冷低温。因此,今天的成绩也创造了70年代以来的最慢战绩:川内优辉是自1976年的杰克-富尔茨(Jack Fultz,2小时20分19秒)以来的男子最慢冠军,同时也是自1987年的濑古利彦以来,第一位赢得波马冠军的日本人;林登则是自1978年的盖尔-巴伦(Gayle Barron,2小时44分52秒)以来的女子最慢冠军,同时也是自1985年的丽莎-魏登巴赫(Lisa Larsen Weidenbach)以来,第一位赢得波马冠军的美国女将。

  这场比赛还是自1990年以来,第一次男女冠军都被非洲选手以外的人获得——那次的冠军分别是意大利选手杰林多-博尔丁(Gelindo Bordin)和葡萄牙选手罗莎-莫塔(Rosa Mota)。

  在今天的比赛中,川内优辉一上来就开始领先。赛后,他解释说是因为不希望领跑集团里有太多不认识的人。与通常在波马的早期领跑者一样,当赛道从起跑时的平坦开始急剧下降时,他也被由十几人组成的领跑集团追上了。此时,穿着白色风衣、戴着帽子的卫冕冠军基鲁伊在前面非常显眼。与其他早期领跑者不同的是,川内一直跑在这个集团中,没有掉队。

  基鲁伊几次做出领跑姿态,特别是在领跑集团过半程之后,但他还是在接近30km时才开始专心领跑。转过牛顿山后,他全力攻击剩下的三连坡。在爬过“心碎坡”后,他的追赶者已经看不见了。然而不幸的是,在35km时,肯尼亚人已明显开始挣扎,而此时他身后的川内优辉仍在苦苦追赶。

  赛后,日本名将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一直在推进”。临近终点时,他被志愿者示意要向右边挥手(冠军向右、其他人向左),此时他在知道自己是领跑者。在赛后采访中,川内承认:“当我领先时,我并不知道我已经领先了。我并没注意看我超过了谁。”

  最终,他以2小时15分58秒第一个冲过终点,值得一提的是,这并不是川内2018年在马萨诸塞州获得的第一场胜利——元旦那天他就在零度以下的气温中,在马什菲尔德附近,以2小时18分59秒赢得了一场低调的马拉松。卫冕冠军基鲁伊以2小时18分23秒获得亚军,美国选手沙德拉克-比沃特(Shadrack Biwott)以2小时18分35秒获得第三。

  女子组方面并没有像川内那样的早期领跑者。大约半程时,埃塞俄比亚选手玛米图-达斯卡(Mamitu Daska)才开始突出重围。当她领跑通过“尖叫隧道”后,正在考虑是否退赛的林登,接过了被领跑集团吞没的同胞莎拉尼-弗拉纳甘的枪。

川内优辉:并不知道自己领先 只是全力在奔跑

  像基鲁伊一样,达斯卡也在翻过四连坡时感到了吃力,而林登在35km后超越了她。美国姑娘从此开始独自领跑。赛后,她承认,她想过自己可能会崩溃,但最后关头她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她没有再步2011年在博伊尔斯顿街被反超的后尘,以2小时39分54秒第一个冲过终点。另一名美国选手莎拉-塞勒斯(Sarah Sellers,原姓卡利斯特(Callister))落后4分多钟,以2小时44分04秒获得亚军。加拿大选手克里斯塔-杜彻恩(Krista Duchene)以2小时44分20秒获得第三,赛后她表示最后5km“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也是她职业生涯第一次登上世界马拉松大满贯(WMM)的领奖台。

分享给小伙伴们:

猜你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Copyright © 2004-2015 Powered by Cgxm.Net,马拉松专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声明:本站文章部分来源于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做出处理。
厦门国际马拉松赛组委会 授权 马拉松专题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4005717号-4
服务QQ:26214848 邮箱:cgxm@163.com

闽公网安备 350104023501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