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 默认 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为什么一些马拉松运动员“热衷”促红细胞生成素

2019-04-24 10:39 出处:马拉松专题网 人气: 评论

根据中国反兴奋剂中心4月22日公布的兴奋剂违规信息,著名女性大众跑者,目前已经转入注册运动员的 刘敏 被查出 外源性促红细胞生成素阳性

为什么一些马拉松运动员“热衷”促红细胞生成素

  根据新浪跑步的介绍,刘敏是贵州省六盘水人,曾在业余体校参加训练。

  2014年贵阳半马是她首次参加马拉松赛事。刘敏从2017年开始尝试全程马拉松,首马是在上马,跑出了2小时49分09秒的优异成绩。

  刘敏个人PB是在2018年北马创造的,那场比赛她的成绩为2:43:37。

为什么一些马拉松运动员“热衷”促红细胞生成素

  凭借2018北马的PB,刘敏暂居“我要上奥运”第七期万人名单的第2名,仅次于留美博士刘子杨。

  由于马拉松近年来备受国人关注,作为大众跑者中的佼佼者,且形象良好,刘敏自然也受到众多跑者关注。

为什么一些马拉松运动员“热衷”促红细胞生成素

  与众多专业运动员选择退役后继续从事马拉松运动,在宽松自由的环境中靠比赛赚钱不同的是,刘敏选择加入专业运动队,在重庆注册为专业运动员。

  此次违规是在她注册为专业队运动员之后,在赛外飞行药检中被查出的。

  一、为什么马拉松运动员“热衷”促红细胞生成素

  刘敏被查出服用兴奋剂,其使用的违禁物质为促红细胞生成素(EPO),这是一种人体可以自身分泌的激素类物质,它由肾脏和肝脏分泌,能够促进红细胞生成。

  红细胞的主要作用就是携带氧气,将从肺部吸入的氧气运输到全身。

因此,提高体内红细胞数量,从理论上说就可以提高人体有氧运动能力。

  因此,提高体内红细胞数量,从理论上说就可以提高人体有氧运动能力。当然高原环境本身也可以促进体内EPO的产生,所以马拉松项目常常会安排高原训练,就是要通过高原缺氧环境下训练,促进体内EPO的分泌。

  但非治疗目的外源性注射EPO显然就是使用兴奋剂。

  滥用EPO最臭名昭著的就是已经被剥夺连续七次环法自行车赛冠军,遭到终身禁赛的美国自行车运动员——阿姆斯特朗!

使用EPO会产生什么危害呢?

  使用EPO会产生什么危害呢?

  红细胞在体内的数量并非越多越好,当红细胞数量过多时,当红细胞在血管里随血液流动时,彼此之前碰撞摩擦,以及与血管壁的碰撞摩擦的几率都会大大增加;

  这样反而增加了血液流动的阻力,称为血液粘滞性升高,氧气运输效率降低,从而变成典型的欲速则不达。

  使用EPO虽然看似可以提高成绩,但也会使得血栓和心脏病突发的几率上升,近些年来一些运动员在比赛和训练中猝死时有发生,可能就与非治疗目的注射EPO有关。

二、使用促红细胞生成素的马拉松运动员名字一长串

  二、使用促红细胞生成素的马拉松运动员名字一长串

  2018年1月9日,中国田径协会官网发布一例马拉松兴奋剂违规处罚通报,2017全运会女子马拉松冠军 王佳丽 因外源性促红细胞生成素阳性,被判定服用兴奋剂。

  由于这已经是她本人第二次兴奋剂违规,她将被禁赛8年,这基本标志着王佳丽很有可能将永远告别马拉松赛场,事实上马拉松名将王佳丽这两年悄无声息也正说明了这一点。

  王佳丽是我国著名马拉松运动员,前国家队队员。

  在2010年北京马拉松女子组比赛中,王佳丽以2小时29分30秒夺得冠军,在2012年重庆国际马拉松赛暨全国马拉松冠军赛上,王佳丽以2小时22分41秒的成绩夺冠,这一成绩在伦敦奥运会上甚至都能拿到金牌。

  按照规定,夺冠的王佳丽顺利入选伦敦奥运集训阵容。

  但当她真的走上伦敦奥运会女子马拉松赛场上时,由于体能原因,遗憾地未能发挥出最佳水平,首次奥运之旅在黯然中结束。

为什么一些马拉松运动员“热衷”促红细胞生成素

  在2017年4月29日第十三届全国运动会马拉松比赛上,王佳丽一直处于第一集团,22公里后冲出重围开始领跑。

  32公里前,王佳丽突然加速,随后呈一骑绝尘之势,并将巨大的领先优势保持到最后,最终率先撞线,以2小时33分35秒的成绩获得女子专业组冠军。

  四年一次的全运会可谓是国内所有专业运马拉松动员最为看中的一场比赛,王佳丽最终力拔头筹,可谓如日中天,但遗憾的是她没有能给自己的运动生涯画上圆满的句号。

为什么一些马拉松运动员“热衷”促红细胞生成素

  2013年,27岁的王佳丽在2012年5月29日至2013年1月11日期间接受了国家体育总局反兴奋剂中心实施的生物护照检查,后认定该运动员生物护照兴奋剂违规成立。

  王佳丽也成为实行生物护照检测之后第一个违规的中国运动员。

  王佳丽被停止参加国内外田径比赛两年(2013年2月26日至2015年2月25日)。

  时隔4年时间,王佳丽和教练吕强再次犯下同一错误,此次则是因为外源性促红细胞生成素阳性,等待她的将是长达八年的禁赛!

  除了王佳丽以外,在2017年4月16日国家体育总局反兴奋剂中心实施的赛外兴奋剂检查中,贵州运动员丁常琴及内蒙古运动员 张莹莹 A瓶样本检测结果呈利尿剂(呋塞米)阳性;

  两人在天津全运会女子马拉松比赛中的成绩和名次,对丁常琴处以禁赛两年、张莹莹处以禁赛4年的处罚。

为什么一些马拉松运动员“热衷”促红细胞生成素

  话说回来,运动员是一个单纯的群体,日复一日的重复训练是他们每天的工作,运动员根本没有获取药物的渠道,也没有精力去非法获取药物;

  那么导致运动员被查出服用兴奋剂的原因基本上只有一个☞ 教练员及其团队通过各种渠道获取药物,唆使、威逼、利诱运动员使用兴奋剂。

  多年训练让运动员和教练员形成一种不是父母,甚是父母的微妙关系,教练员让运动员吃兴奋剂,运动员在潜在的获胜所带来的巨大利益面前,往往被迫也好,配合也罢,只能吞下药物,直至被查出服用兴奋剂。

2018年1月4日,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官网公布两例兴奋剂违规信息:

  2018年1月4日,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官网公布两例兴奋剂违规信息:

  2017青岛海上马拉松女子第三名 李文杰

  2017年桂林国际马拉松男子亚军 侯艳民 被查处兴奋剂问题。

  两人同样都是外源性促红细胞生成素阳性。

为什么一些马拉松运动员“热衷”促红细胞生成素

  山东姑娘李文杰是典型的专业运动员退役后转战大众赛场,因为良好的专业功底加之颜值不错,很快成为网红。

  她在2017青岛海上马拉松赛事中,以3小时06分21秒获得全程马拉松女子组第3名。

  就是这场比赛后,她兴奋剂检测呈阳性。

另外一名被查出兴奋剂阳性的是前国家队队员侯艳民。

  另外一名被查出兴奋剂阳性的是前国家队队员侯艳民。

  侯艳民是黑龙江人,从事专业训练20年,在全国马拉松锦标赛上取得过冠军。

  多次入选国家队,并代表中国参加国际田径比赛。退役后,成为黑龙江省田径队助理教练,后紧跟国内马拉松热热潮,复出开始参加各种比赛。

为什么一些马拉松运动员“热衷”促红细胞生成素

  此外,肯尼亚首位女子马拉松奥运冠军 桑姆贡 在2017年一次兴奋剂赛外检查中同样被查出EPO(促红细胞生成素)阳性。

  桑姆贡是2016年里约奥运会女子马拉松冠军,也是肯尼亚历史上首位女子马拉松奥运冠军,世界马拉松系列赛排名非常高的选手。

  桑姆贡兴奋剂被查让素有“长跑王国”之称的肯尼亚体育蒙上了一层阴影。

为什么一些马拉松运动员“热衷”促红细胞生成素

  2016年,德国电视一台以及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联合调查发现,在距离肯尼亚首都内罗毕西北约300公里的依腾训练中心,运动员服用兴奋剂的情况很普遍,摄像机甚至捕捉到了医生公然向运动员兜售EPO的场景。

  而在过去三年多时间里,有超过40名肯尼亚运动员未能通过药检,这也导致长跑王国的声誉再度受到冲击,变得岌岌可危。

  三、检查滥用促红细胞生成素的利器——生物护照违规

  兴奋剂检查中的生物护照技术是近年来采用的一种新的检测规则,它采用连续多次兴奋剂检测,从而通过连续多次检测数据的关联分析,从而判定运动员是否使用了兴奋剂。

  生物护照技术顾名思义给每一名运动员建立“生物护照”。

  运动员的每一次检测结果都被跟踪记录下来,这样就可以反映运动员一段时间内的生理数据变化,如果某些数据在某个阶段呈现无法解释的异常波动,那么就意味着运动员可能使用了兴奋剂。

  举例来说:

  红细胞含量在体内保持有限的波动,如果某一次检测发现红细胞含量异常上升,则该运动员则可能使用了EPO(促红细胞生成素),此时虽然并没有发现运动员使用EPO的直接证据,但也可以判定服用了兴奋剂。

为什么一些马拉松运动员“热衷”促红细胞生成素

  因为多数情况下,药物在体能代谢速度很快,往往24-48小时以后就无影无踪,想要在运动员训练期间逮着正在使用兴奋剂的运动员,可谓撞大运。

  而生物护照技术的应用让赛外使用兴奋剂面临很大风险。因为该技术并不是凭借一次结果进行判定,而是对长期生理数据进行跟踪,这就要求运动员需要长期对自己体内物质负责。

  四、马拉松兴奋剂事件究竟是层出不穷还是偶尔发生

  目前国内火爆的马拉松市场,因此频繁参赛赚取奖金成为部分精英选手的吸金之道。

  同时他们对于参赛抱有侥幸心理,寄希望于赛事组委会并不会检查业余选手是否服用兴奋剂,这些都造成了大众马拉松赛场中,高水平业余选手服用兴奋剂很有可能不是个别现象,潘多拉的盒子正在被打开。

为什么一些马拉松运动员“热衷”促红细胞生成素

  当然也不排除这些跑者吃的营养补剂或者食物中,可能含有“兴奋剂”成分,比如猪肉中就极有可能含有违禁成分“瘦肉精”。

  根据中国反兴奋剂中心2016年年报对于肉食品的检测,市场上肉类制品中含有违禁成分的比例甚至高达10%。

  但从众多运动员EPO呈阳性事件看,不大可能是误服食物造成的,因为EPO没有口服药物,都是肌肉注射。显然这是有预谋的使用兴奋剂。

  五、小结

  在很多人的印象里,服用兴奋剂是专业运动员在国际、国内大赛上才会做的事情。

  然而,兴奋剂其实正悄然从竞技赛场蔓延到别处,包括校园体育、群众体育赛事中。

  中国田协表示今年将针对年度排名前50名的大众马拉松选手进行兴奋剂跟踪检查,同时加大抽查的力度。

  服用兴奋剂违反了公平竞技的原则,是对体育精神的亵渎。

  无论马拉松这项运动如何火爆,无论在比赛中PB多么充满诱惑,无论你多么追求成绩,道德的底线都是每一名跑者都不应该突破的。

  来自:慧跑

微信关注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Copyright © 2004-2015 Powered by Cgxm.Net,马拉松专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声明:本站文章部分来源于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做出处理。
厦门国际马拉松赛组委会 授权 马拉松专题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4005717号-4
服务QQ:26214848 邮箱:cgxm@163.com

闽公网安备 350104023501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