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 默认 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马拉松第一达标的李芷萱 或因注册问题跑不了奥运

2019-04-24 15:48 出处:马拉松专题网 人气: 评论

资料图。

资料图。

  上周日进行的2019上海国际半程马拉松赛上,25岁的内蒙古选手李芷以1小时13分12秒获得国内女子组冠军——正如预期。

  早在上个月的名古屋女子马拉松赛上,她已经凭借2小时26分14秒的净成绩成为中国首位达到东京奥运会马拉松参赛标准的运动员。

  在她之前,中国选手多年未曾跑进“230”大关了。追溯到里约奥运会,中国选手在女子马拉松比赛中的最好成绩是岳超的2小时39分09秒。假设李芷萱出现在东京奥运会的赛场上,她很可能制造惊喜,但是此刻,一个尴尬而棘手的现实就摆在这名选手眼前:

  作为一名遭内蒙古体工队开除的体制外运动员,她正面临着无法代表中国参加东京奥运会的可能性。

  “20天前,内蒙突然反悔了”

  当然,这是最极端的结果。奥运会马拉松的选拔机制并不排斥体制外的选手为国参赛,但还是存在一些规则外的风险。对于李芷萱和她的教练李国强而言,他们眼下正尽一切努力化解这种风险,最安全的做法无疑就是重回体制内

  本来这件事眼看就要落实了。李国强介绍,此前他们一直在积极和内蒙古田径中心沟通,希望将李芷萱注册给上海,对方也已经表示同意。但就在大约20天前,那边突然反悔了。

  “从2016年奥运会结束以后,李芷萱就在上海体育学院练。包括吃住以及外训保障经费,都是由上海体院出。体院是代表上海市的,也就是说,她的这些经费都出在上海市体育局。”这就意味着从这一年的9月份起,内蒙古方面没为培养李芷萱支出过任何经费。

马拉松第一达标的李芷萱 或因注册问题跑不了奥运

  李芷萱与教练李国强在体院进行训练

“我们就提出,李芷萱这个事是不是各让一步,达到双方获益的目的。因为人是在你这里注册的,这是事实,但是上海培养了这么长时间,你没花钱也是事实。咱们两家好商量,让她注册给上海,但还是代表内蒙古,她所产生的成绩一家一半。如果这个方案可以实施,上海体育局就想办法跟体育总局协调,让李芷萱重回体制内。”

  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上海体院以及附属的竞技体校都愿意出具正式文件,把“一家一半”落实到文件上去。“把这个事情写清楚,注册给上海,比赛前向国家体育总局竞赛司申请一家一半。成绩一家一半,积分有一分一人一半,有十分也是一人一半。

  李国强回忆,自己最初是和内蒙古田径中心一名徐姓副主任沟通这一意向的。“他当时的态度是很积极的,说他们也请示了内蒙古体育局的领导,局领导也有这个想法。”一切迹象看起来都在向积极的方向发展,这名副主任表示,只要最后再和他们的正主任确认一下,这事就算妥了。他们也作出承诺,会写一个协议给到上海体院。

“因为我们国家运动员的注册手续里有这样一个规定,必须原注册单位写一份协议,表示同意运动员注册到新单位,不然注册不了。本来约定他们那里协议一给到,我们这里就马上为李芷萱注册。

  对此,国家体育总局的态度也表示支持,宗旨就是尽量将问题简单化。但就在上海体育学院附属竞技体校的校长韦培如约找到那名正主任之后,对方突然变卦了。协议拖着不肯写了,而且坚持李芷萱只能代表体院参加大学生比赛。“如果她只能代表我们参加大学生比赛,那我们的利益体现在哪里?大学生的比赛,需要这么好的成绩干嘛呢?

  “你被开除了”

  “哦,好”

  事态发展到这一步让人震惊错愕,一切还要回到去年5月初的一天。这天,李芷萱在赶往机场搭乘航班回上海的路途中接到内蒙古体工队领队打来的电话,“你被开除了。

  “哦,”她说,“好”。她后来回忆,因为自己已经不是第一次接到开除通知,所以当时心情十分平静。

  第一次开除事件发生在2017年12月,矛盾焦点在于内蒙古体工队让她回去训练,但李芷萱觉得那里的教练训练方式不适合她,无助于她提高成绩,所以她坚决不回去。“第一次通知我被开除,我还想着回去好好谈一下。也谈得蛮好,他们主任,让我们一个老师买了飞机票把我送回到当时队伍训练的地方。

  这是2018年1月初,李国强正带队在丽江拉练。他还记得内蒙古田径中心负责人特地先赶往体院,随后又飞赴丽江谈李芷萱的事。“他当时说,‘李老师,这名队员还是放在你那里练。’当时大家都谈得很好,3月份她还代表内蒙参加了马拉松比赛。到了4月份,他们副主任还给我打电话,说他分管那些不在内蒙训练的运动员日常训练工作,并再一次确认,‘李老师,李芷萱就放你那儿练,只要代表我内蒙参赛就行。

马拉松第一达标的李芷萱 或因注册问题跑不了奥运

  到了四月底,突然一通电话打来,勒令李芷萱必须回内蒙古,不回就开除。接到通知的时候,李芷萱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先把退役报告写好。

“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我真的没有时间也不想把太多精力去放在那。刚开始也没想要交退役报告,就看有没有转折的机会,谈了之后还是没有什么效果,就交了退役报告,赶紧回来训练。

  这份退役报告没有被批准,李芷萱就被直接按开除处理了。“我生活当中也是一个比较决绝的人,但我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即便训练当中和教练碰到什么事,他光训我是不会听的,但和我讲道理,我会听。在这件事情上,我就觉得,他们这么做必须要讲出道理。

  被开除后,李芷萱的父母去内蒙古体工队索要女儿档案。“不给,就拖着他们。”她的父母所在的城市离呼和浩特很远,坐火车需要四十多个小时“那他们就住下来,但也不能一直呆那儿,毕竟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耗着。那边就说,回头给寄过去,到现在也没有给。”她还是希望能为自己要回档案。

  “其实把档案要回来也没什么用,但我就想他们这样拖着不给我是不是隐瞒着什么。我觉得,属于我的东西就要拿回来。

  注册合同别人代她画了押

  在这起开除事件中,还有不得不提的一个关键点。

  李芷萱在内蒙古体工队的上一个注册周期是到2017年12月31日为止,运动员的注册周期跟着全运会走,每四年为一个周期。2017年全运会结束以后,李芷萱就没有回内蒙古,也没有进行过新一周期的注册。但她无意中得知——队里有一个小队员在上级的指示下已经代替她在2018年1月1日起的注册合同上画了押,她等于是“被注册”了。

  李芷萱说,这名小队员最开始的时候告诉自己,“领队把我叫过去给你摁了个手印,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等到自己被开除以后再问这名队员,她就不肯承认了。李国强表示,这个完全是可以利用相关途径去进行查证的,内蒙古体工队里究竟是否存在“冒名顶替”的违规行为,他们自己知道。

  “都不是她自己画的押,这份注册合同真能起到法律效果嘛?”再进一步探究起来,体工大队去年5月开除李芷萱这个行为本身就是不成立的,因为她早在这之前已经与他们没有注册关系了。

马拉松第一达标的李芷萱 或因注册问题跑不了奥运

  李芷萱决定不去追究这一层了,她只希望自己可以早日获得自由,在上海体院进行注册,恢复自己体制内的身份。一方面当然是便于参加奥运会和全运会,另外,“也蛮想为体院做点贡献的,毕竟体院对我一直都很好,也是养着我这么久了,我也有义务去用自己的价值回报他们。

  她很感恩,自己在体院一年吃住、教练费用,包括外训,估计得花个十多万。李国强也说,“我们学校领导还是比较顾大局的,加上运动员水平也比较高,之前体院的孙校长就说了,‘李老师,李芷萱就放在你这里练,反正练好了都是代表国家。所以李芷萱一留就是这么些年,现在一下子情况变得这么僵,我们都觉得莫名其妙。

  据了解,李芷萱被开除以后,没有拿到过一分钱工资和退役费。以前在内蒙古体工大队的时候,她每月能有三千元左右的收入。而如果可以注册到体院,根据她的成绩,一个月可能拿到一万元出头。现在,她只能通过参加商业比赛来弥补。

  “哪怕她不是运动员,她就是一家公司的普通员工,现在被原来的公司辞退了,按照劳动法,她可不可以在下家公司工作?他们现在的做法完全和劳动法是格格不入的。”李国强质疑,“你辞退她这么长时间,还不准她注册下家,这等于是剥夺了一个人生存的权利了,她现在没有正规收入啊!

  “奥运会要跑进前三”

  这个困境当然可以通过打官司的途径来化解,但是,既费时间又费精力。队员本人少不了被法院召唤来去,势必将影响竞技状态。东京奥运会就在一年后,她不能以此为代价。

  另一种途径,是“等上若干年”李国强说,有相关规定称,运动员被取消注册资格若干年后,就能代表新的行政单位了。“但这个若干年是几年?有的说两年,有的说三年。不管两年还是三年,她都赶不上奥运会了,我们考虑到这个因素,想把大事化小。

  奥运会无论对于李芷萱还是李国强而言都太重要了,李国强对于李芷萱出现在奥运舞台的前景还是比较乐观。

马拉松第一达标的李芷萱 或因注册问题跑不了奥运

  “我想让她今年跑进2小时25分,明年要打奥运会的话,就要跑进2小时22分。我的目标就是这样,要让她跑进奥运会前三”相比之下,李芷萱似乎觉得不确定的因素比较多。

“奥运会现在是出来一个达标的东西,你要达标才有机会去参加。我虽然达标了,但还要看上面让不让我去。这事情有时候还是看淡一点,也不能强求,但还要争取的,先争取一下试试呗。

  “肯定要打奥运会,她成绩这么好,国家难道不用吗?”李国强态度坚定,“你放着这么好的成绩不用,去用差的,说不过去吧?奥运会资格,也对体制外的选手开放。我相信国家会公平公正地对待每个人,无论他是体制内还是体制外。

  李芷萱承认,自己眼下对于未来是有些迷茫和忐忑的。

  “我告诉自己,要干好眼前的事,我还是可以提升自己水平的。什么事都得一步步来,如果过于担心未来的事,可能眼前的事都做不好。

  李国强形容现时体制外的李芷萱,好像一个“流浪儿”,但还是想着为国家出一份力。好在除了上海体院,还有易居马拉松俱乐部和斯凯奇伸出了援手。前者承担了她一年内大部分外训产生的费用,“每次基本上7、8个人,因为还要有陪练,一次出去总归要花费将近10万,”李国强说,他们6月份又要去外训了,“接下去又要和易居联系了。”易居还为李芷萱解决了工资待遇上的问题,定期为她缴五险一金。而斯凯奇则包办了运动员的装备,同时也提供一部分经费支持。

马拉松第一达标的李芷萱 或因注册问题跑不了奥运

  但这总归不是长久之计。“很多事情不是非要硬碰硬,我们摆事实讲道理。这个队员原来不愿意代表你,但现在通过我们做工作,她愿意代表你,我们还能一人一半分享利益,有什么不好呢?

  这名教练最后表示,“如果我们讲的是假话,那我们承担法律责任。但我们说的是真话,那也让大家来评评理,他们这么做有没有道理?

微信关注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Copyright © 2004-2015 Powered by Cgxm.Net,马拉松专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声明:本站文章部分来源于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做出处理。
厦门国际马拉松赛组委会 授权 马拉松专题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4005717号-4
服务QQ:26214848 邮箱:cgxm@163.com

闽公网安备 350104023501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