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 默认 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穿上义肢征服撒哈拉沙漠!她是马拉松刀锋女战士

2019-05-09 09:30 出处:马拉松专题网 人气: 评论

资料图。

资料图。

地狱马拉松,撒哈拉。

地狱马拉松,撒哈拉。

  4月的撒哈拉沙漠就像一个大熔炉,白天气温高达50℃,晚上骤降至5℃,风沙和太阳让人难以睁开双眼。

  这样恶劣的环境造就了“地狱马拉松”之称的撒哈拉沙漠马拉松赛,参赛者需要携带装备徒步穿越位于摩洛哥境内的撒哈拉沙漠、山丘和干涸河谷。

  今年,46岁的美国跑者艾米·帕米里奥·温特斯向这项赛事发起了挑战。作为34年来第一个参加沙漠马拉松的截肢女性,她战胜了自己。

  在《纽约时报》的笔下,她就是“刀锋女战士”。

地狱马拉松,撒哈拉。

地狱马拉松,撒哈拉。

  当遭遇不幸时,我就去跑步

  出生于风景秀丽的美国伊利湖附近,但艾米的童年和青少年时期并不幸福。

  她的父亲常年酗酒,母亲也因此遭受父亲的虐待。更不幸的是,她在高中时遭到了强奸。。。。。。这些悲剧让艾米的生活陷入黑暗,短暂的婚姻也在混乱中结束。

  在痛苦之下,跑步成了艾米唯一宣泄的出口。从在高中时开始,她就从事田径和越野运动,她觉得自己能在跑步中找到自由;而当父母去世时,她更是用跑步来逃离现实。

  “有些人生来就是为了做某些事情。”艾米的发小斯泰西·迈尔说,“我想她生来就是为了跑步。”

艾米在出发点。

艾米在出发点。

  但厄运并没有停止对艾米的纠缠,甚至更无情的向她袭来。1994年,艾米在一起摩托车事故中左小腿受了重伤,但她拒绝了医生的截肢建议,因为她无法想象没有跑步的生活。

  1995年,艾米继续跑步。但当她用时4小时03分37秒跑完了哥伦布马拉松时,她感到脚下的每一步都疼痛难忍,后来她发现自己的左脚萎缩到原来的将近一半。

  艾米这时候意识到,该来的总是会来,拖得再久也无济于事。在之后的日子里,她经历了二十多次手术,但终究还是在两年之后失去了左腿膝盖以下的部分。

艾米赛前热身。

艾米赛前热身。

  穿上义肢,在奔跑中定义自己

  不再跑步的那段日子,艾米有了更多的时间静下心来思考,她发现“是跑步定义了我。”

  于是,在接受义肢后,艾米试图再次开始跑步。但当她跑5公里需要花三天来恢复时,沮丧的她扔掉了所有的跑步装备。

  但即便如此,艾米还是不想放弃。2005年10月,拥有更好义肢的艾米在夏威夷举行的世界铁人三项锦标赛上获得了残疾运动员组的冠军。

  而在参加撒哈拉沙漠马拉松之前,她就拿到过许多赛事的第一名,创下了十几项膝下截肢者的世界纪录。

  2006年,艾米用3小时4分16秒跑完42公里的芝加哥马拉松,之后她还获得过美国业余运动员协会奖。2011年,她成为第一位完成从死亡谷到惠特尼山总长217公里的超级马拉松比赛的女性义肢跑者。

艾米背着孩子模拟训练。

艾米背着孩子模拟训练。

  “祝你好运,我爱你!不要死!”

  虽然已经是跑步圈中的“老司机”,但撒哈拉沙漠马拉松对艾米来说依旧是前所未有的严峻考验。

  想象一下,在这场大约250公里的“地狱马拉松”中,一个人需要在恶劣的环境中跑出6个普通马拉松的距离,更不要提艾米需要用义肢跑步,身上还背着一个8.6公斤的背包。

  而背包里装着在沙漠里所需的一切,比如食物、睡袋、指南针、头灯以及防蛇和蝎子的毒液泵等等。

艾米背起行囊。

艾米背起行囊。

  从备战开始,艾米就对自己提出了严苛的要求。她在桑拿室里进行训练,以感受沙漠的炎热。她还把两个孩子扛在肩上或放在背上进行训练,以适应背包的沉重。

  为了适应撒哈拉沙漠的特殊环境,艾米的跑步义肢也进行了改造。她在义肢底部安装了一个9厘米宽的固特异轮胎碎片作为牵引力,还增加了一个起冷却作用的空气室,最后涂上了一层减少吸热的白垩色油漆。

  而在临行前,艾米13岁的女儿麦迪琳递将一张叠好的纸条挂在妈妈的背包上,上面写着:“祝你好运,我爱你!不要死!”

艾米一直在带伤坚持。

艾米一直在带伤坚持。

  “我会爬起来,然后继续前行”

  4月7日,撒哈拉沙漠马拉松正式开始。艾米带着女儿的叮嘱,与来自51个国家的大约780名跑者排成一列前进。

  刚跑了大约9公里,艾米就遇到了问题。她的嘴唇肿了起来,好像嘴里塞着烟草,她担心自己会发生过敏性休克,“这让我无法呼吸,我的喉咙要堵住了。”

  到了第二天,是一个32.5公里的赛段,包括可能是比赛中最困难的部分——穿越长达13公里的大沙丘,沙丘持续不断的起伏相当于爬上了一幢115层的楼。

  艾米希望能全程跑步来完成比赛,但在这个区域是不可能的。于是她临时决定将跑步义肢换成步行义肢。

  步行义肢和跑鞋相连,还有一个脚后跟,这使她有更多的表面积接触到沙子,然而副作用就是沙子就开始涌进跑鞋里。

  她试图用塑料袋盖住义肢和鞋子之间的缝隙,但这是徒劳的。当沙丘靠近时,她变得灰心丧气,“我觉得自己是个失败者。”

艾米用义肢跨越终点。

艾米用义肢跨越终点。

  而当她换回跑步义肢后,艾米的每一步都十分艰难。她的左膝盖后部和侧面发生了晃动,义肢内的皮肤剥落,右脚的三个脚趾甲也开始松动,“不知道我能不能做到。”

  虽然出现了短暂的自我怀疑,但艾米还是艰难地完成了赛段。当她摘除自己的义肢时,帐篷里的同伴问道:“那是碘酒吗?”她淡定地回答:“不,那是血。”

  随后艾米去了医疗帐篷,带着消毒剂和绷带回来了。很明显,在剩下的比赛中,她的残肢每跨一步都会受伤。她因此对自己重复着《海底总动员》里多莉的一句话:“继续游吧……”

  在比赛的尾声,艾米突然一瘸一拐地跑起来,她面带微笑冲向聚集着人群的终点线。就这样,她成为了第一个完成撒哈拉沙漠马拉松的女性义肢跑者,她在沙漠中奔跑了250公里。

  “当我跌倒时,我会笑,我会哭,我会爬起来,然后继续前行。”

微信关注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Copyright © 2004-2015 Powered by Cgxm.Net,马拉松专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声明:本站文章部分来源于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做出处理。
厦门国际马拉松赛组委会 授权 马拉松专题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4005717号-4
服务QQ:26214848 邮箱:cgxm@163.com

闽公网安备 35010402350131号